導演郭洪波細説雜技兒童劇《七彩寶蓮燈》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7-08 06:15   

這一次,雜技演員要開口説話

杭州日報訊 7月4日,由浙江演藝集團浙江曲雜總團創排的雜技兒童劇《七彩寶蓮燈》在浙江勝利劇院試演。

距離上一次排演的雜技劇《美猴王》,已經過去了14年。

“大膽去演!把我們的實力展示出來!”導演郭洪波一次次大聲鼓勵着演員。

郭洪波導演,曾經與浙江話劇團合作過兒童劇《花木蘭》《神奇的牛奶瓶》《皇帝的新衣》《國學小戲班》等,屢獲大獎。

7月10日,該劇將在青島兒童戲劇節上亮相。出征前,本報記者專訪了郭洪波。回望這次創作歷程,他説,這是一部充滿挑戰的戲,也是一部有突破意義的戲。

這一版的沉香不再孤獨

“寶蓮燈”這個經典題材觀眾早已耳熟能詳,怎樣做出新意,又不違背觀眾先入為主的期待,是郭洪波首先要面對的難題。

不同於以往版本,這一次,沉香不再是“一個人戰鬥”,而是有了一大羣“朋友”。這個創意,來自郭洪波的小侄女。郭導説,他給小侄女講劇情,姑娘聽得津津有味,當聽到沉香一個人在森林裏長大時,她突然問了一句:“那他會有什麼好朋友呢?”

這問題讓郭洪波靈感乍現,是啊,讓沉香有一羣朋友,不是更符合兒童觀眾的期待麼?於是,小猴子、大熊、梅花鹿、小青蛙等角色被陸續創作出來。這羣動物朋友陪着小沉香一起歡笑,一起成長,一起戰勝惡勢力。

這個版本中,還加強了對沉香父母愛情的表現。以往的版本中,對沉香父母的結合常常是一帶而過,郭洪波認為這一部分恰恰是需要加強的。“他們的愛情越是甜美,家庭越是幸福,被黑暗勢力迫害時,觀眾就越會同情。也讓沉香歷盡艱辛,衝破萬難去救母的情節顯得更加合情合理。”

温暖友情和温馨愛情的注入,讓《七彩寶蓮燈》的故事有了更加温暖明亮的色彩,更加細膩動人的力量。

高難度雜技“無縫”融入劇情

雜技兒童劇,與一般兒童劇最大的不同,就是能在劇中欣賞到精彩的雜技。綢吊、蹬傘、地圈、滾杯、空竹、繩技、高椅、單手頂……這一次,演員們幾乎亮出了所有的絕活兒。

然而,雜技兒童劇絕非雜技+兒童劇那麼簡單。主創們挖空心思,奇思妙想,用雜技技巧“無縫”融入劇情:三聖母帶着愛人飛昇,場景通過綢吊技巧來完成,兩人在空中旋轉飛舞,衣袂飄飄,仙氣十足;沉香在森林裏長大,小動物朋友出場,以雜技中的轉碟技巧,化成梅花鹿靈動的角;天兵天將破空而來,空中的宮殿是由雕花板凳搭起,正是驚險的高椅技巧……道具也是精心設計的。天兵手持法器金剛杵,其實是一個特製的空竹,仙女手中的鞭子,是空竹的抖繩,雙方兵器一碰撞,便成了精彩的空竹炫技表演……

呈現在舞台上的雜技既賞心悦目,又巧妙地推動了劇情,與全劇融為一體。

解鎖新技能,雜技演員開口説台詞

這部劇最大的突破,是第一次讓雜技演員開口説話。

雜技以高難度的肢體表演征服觀眾,所以,雜技劇中,演員基本是不開口的,偶有台詞,多數也是配音。而這一次,從來沒排過雜技劇的郭洪波大膽地讓雜技演員開口説起了台詞.這在浙江雜技團的歷史上是一個突破,據悉在全國業內也屬罕見。

堅決不用配音,讓演員現場開口, 是希望演員能直面觀眾,讓作品更有感染力。

但在現實中,郭洪波發現演員的台詞功底接近於零。這些孩子習慣了艱苦的訓練,習慣了身體語言的表達.而且他們來自全國各地,普通話南腔北調,有的甚至口齒不清,讓他們説台詞,太難了。

台詞訓練從去年就開始了。郭洪波針對不同演員,給予了不同的指導和訓練。聲音扁平的,就讓他們想象自己是一口鐘,找到下盤所在,從而讓聲音更渾厚;喜歡吞字的,就模仿公雞叫、鴨子叫,找到顱腔共鳴;所有的演員都大量地練習繞口令,練節奏,練氣口……

功夫不負有心人,經過近半年的訓練,演員的台詞和表演有了飛躍的進步。“跟專業話劇演員比,也許還有差距,但是,至少在我這兒過關了。這羣孩子真的很棒!”郭洪波説。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記者 姜雄  編輯:汪浩
返回